初版后记记录易学 人生辉煌展现绝招

整理者注:邵伟华老师在易学方面的贡献,是无可置疑的,也是非常出色的。张志春老师对他的评价也是不过分的,记录基本属实。然而,邵伟华老师和张志春老师先后仙逝,留下了英名盖世,但是没有传承好祖国的传统文化,在他的学生中,没有一个能够担当起邵伟华老师这个大任的。过多的名利思想,过多的贪欲思想,蒙蔽了他们的双眼,在传承的基础上都没有传承好,更别说创新了。

所以,邵伟华老师一去,邵氏文化,也跟着烟消云散了,我在坊间遍寻之,或者就是一知半解之徒,号称自己是邵伟华老师的弟子,或者是自吹自擂之徒,也称是邵伟华老师的弟子。以邵伟华老师的预测和品德,这样的人绝对是在败坏邵伟华老师的名声,何况你们的一知半解,根本不像一个易学者,更不用说是邵伟华老师的弟子了。其中,有人说搞了风水30多年了,是邵伟华老师的真传弟子,但是先天八卦都能画错了,笑话不?为此,我要说你们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认清自己的学问深浅,然后,要把自己沉下心来去学习研究,不要再冒充邵伟华老师的弟子招摇撞骗了。下面是记录邵伟华老师正文:

从1990年4月中旬,在广州第一次认识邵伟华之后,我就产生了写作长篇报告文学《未知之门》的念头。5月6月忙于出版发行他的著作(周易与预测学》,7月下旬才赴西安同他第二次相见,并系统地采访了他的身世及研究周易预测学的过程。

原计划1990年下半年写出,但由于工作太忙,只拟了一个提纲,写了一个“引子”就被迫搁笔。一直到1991年4月中旬才重新操笔,写了前三章,5月份又停笔一个月。6月份又重新拾起,这次一鼓作气,虽中间屡有事情干扰,耽搁一两天,但到7月9日(阴历辛未年五月二十八日即甲午月庚辰日)终于脱稿,才算喘了一口气。历时一年,但真正操笔的时间不过俩月。这笔文债迟至现在才完成,晚了半年多。晚了,也自有晚了的好处,使我这个一年多以前对周易预测学还一窍不通的人,逐渐对预测学从理论到具体方法有了较多的了解,并也取得了一点实践经验。这样,写如此专业性很强的长篇报告文学,有了较多的发言权,写起来得心应手多了。

如今,这个酝酿了一年的“怪胎”或“四不像”,终于呱呱坠地了。虽然起名“报告文学”,但自觉同历来的报告文学颇有不同。冯精志同志著《易侠——记张延生》,明确标出“长篇纪实”,而没有“文学”字样,倒也自成一格。我这部《未知之门》既然名之曰“报告文学”,但除了报告文学的新闻性、思辨性、真实性、文学性之外,还有很强的学术性、知识性,即它还是一部研究周易和预测学的著作,她是报告文学与预测学合二而一的读物。所以说她是个“怪胎”,是个“四不像”。

为什么要这样写呢?原因是《周易与预测学》出版后,在海内外引起异乎寻常的反响(仅从本书附录所选五十一封读者来信即可见一斑),每天读者来信,仅投寄到出版社的就平均在十封以上,而且时至今日已经一年多了,来信势头有增无减。海内外各个阶层各种文化层次的读者,不仅想了解邵伟华其人,更想跟他学习预测学,在信中频频求教,提出许多疑难和问题。如批四柱时八字是怎么排的,大运、小运是如何推的,流年是什么,太岁是什么,四柱同的人命运是否相同,用八卦如何测终身运气,邵伟华书中许多卦到底是怎么起出来的,为什么按邵康节年、月、日、时起卦法起不出书中那些测人命运的卦,体卦、用卦到底如何区分,五行不变到之卦中为什么六亲同原卦六亲不一致,断卦到底有哪些诀窍等等?都想直接同邵伟华通信,都想马上见到邵伟华,都想得到邵伟华的具体答复和指教。还有那些求测的信件,更是多如牛毛,大有天底下的难事都想找邵伟华解救之势。有的厂矿、企业、单位和个人还发来加急电报、打来长途电话,或派人直接来出版社打听邵伟华的地址,不告诉缠着不走。不要说邵伟华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就连我这个责任编辑也天天有人找,弄得连正常工作都难以为继了。

我想,即使邵伟华的本事再大,有三头六臂,不要说世界,不要说中国,仅一个省区的人和事,他也预测不过来。所以,我同邵伟华老师的想法一样,希望周易预测学能够尽快普及,希望每个有志于学习它的人都早日学会它。

为此,我决心把报告文学《未知之门》同时写成一部学习周易与预测学的辅导读物,不仅在书中解答读者提出的种种疑难问题,而且将邵老师那些典型卦例做了尽可能详尽的分析,从起卦所取信息数、起卦的方法、具体运算的过程、详细的卦象、爻象、五行、六亲、六神,到断卦的根据和方法,应验情况,等等,使读者一目了然。这样,既便于大家学习,特别是初学者又有利于改变某些不懂周易和预测的人的偏见,使他们看看清楚:这里边丝毫没有什么神鬼迷信的东西(所谓用神、六神、官鬼等术语字样,这是表示阴阳五行生克关系的符号,换成洋文x、z也是一样,不过几千年来大家都这样用,约定俗成,一时不好用其他符号代替,将来有一天也可换成新符号),有的只是数学的运算和物理学的物象,以及通过阴阳五行生克制化关系揭示客观事物规律的推演过程和方法,的的确确是一种宇宙代数学,跟封建迷信根本风马牛不相及也。

遗憾的是,去年7月在西安采访邵老师时,重点在了解他的身世,对具体卦理、卦象和预测方法,一是没有时间请教,二是我当时还一窍不通,也无从请教,即使邵老师讲一些东西,我也是似懂非懂。因此,现在书中所写对邵老师一些典型预测实例的分析,比如岳飞八字的分析,卢颖八字的分析,侯师傅求测卦象的分析,江苏省公安厅案例的分析,等等,都是我根据自己的学习所得斗胆杜撰出来的,未必符合邵老师原意。还有一些卦例,比如测小冯洁丢失一例,邵老师书中没有,采访时也未见到邵老师起的卦象,是我根据求测人提供的信息,按邵老师所教方法起卦分析的。总之,这些未必正确,写出来既请邵老师指教。

另外,第七章第四节“鄙伟华编著遭搁浅,慈圣君慧眼识真经”,颇有王婆卖瓜之嫌。我原本不想写此一节,但在1991年5月份成都召开的中国首届民族神秘文化研讨会上,当我介绍了《周易与预测学》一书的出版经过时,与会者都很感兴趣,特别是密宗传人、云南著名中医来圣灵先生说,这是易坛一段佳话,应该写进历史。受大家的鼓励,同时考虑,不虚伪、不矫饰,尊重客观事物真相,凡事讲真话、实事求是,这才合乎易道和易学的真髓,故而照实把它写了出来,请读者明鉴。

我从18岁开始发表作品,19岁发表小说处女作,后搁笔10余年,一度自研岐黄术,工厂、农村、城市、学校、机关都待过,不惑之年重新操笔,小说、散文、诗歌、评论都写,文学创作、学术研究都搞,从1990年又跌入易学和预测学的热潮之中,精力总不能集中,老是“四面出击”、“八面开花”,不能打深井,所以,至今虽出版了10来部著作,被有些同行称为“学者型作家”,但成果平平,无惊世骇俗的上乘之作。

这部《未知之门》又是如此,既称不上是真正的文学作品,又不是常规的预测学专著,所以恐怕是两边不讨好。但只要广大读者欢迎,有些功利主义价值,能为周易预测学的普及和发展起些吹鼓手的作用,吾心足矣!

发表回复

Please sing in to post your comment or singup if you don't have account.
© Bizindustries Ltd.